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福建豪门如何接班?七匹狼周少雄:接班人不一定要亲属

2022-10-28 22:30:07 1206

摘要:9月18日晚上,特步小公主丁佳敏在社交平台上配文称:“吃完饭压个马路吧。”前段时间,丁佳敏作为女主角,与七匹狼公子周力源订婚的消息持续引发热议,一度冲上新浪微博热搜。这次发文,是她订婚后首次秀恩爱。或许他们也没想到,自己的订婚宴竟然引起了这...

9月18日晚上,特步小公主丁佳敏在社交平台上配文称:“吃完饭压个马路吧。”

前段时间,丁佳敏作为女主角,与七匹狼公子周力源订婚的消息持续引发热议,一度冲上新浪微博热搜。这次发文,是她订婚后首次秀恩爱。

或许他们也没想到,自己的订婚宴竟然引起了这么多的围观。近年来,随着“二代们”渐露头角,以及许多家族企业创始人退居幕后,福建众多民营企业家迎来一代向二代传承的高峰,大众对于豪门二代的接班问题也是十分关注。

要不要传?传给谁?传什么?怎么传?这是“创一代”的思考。接班还是创业?这是“二代们”面临的共同问题。

福建豪门大联姻

9月16日,丁佳敏晒出自己跳手势舞的视频,甜美可爱的她不久前还是大家热议的“女主”。

此前,“特步小公主和七匹狼公子喜结良缘”的消息,引发了网友激烈讨论,直接把他俩送上了微博热搜。

一方面是因为男才女貌,另一方面是因为18亿的天价彩礼,虽然这18亿彩礼的真实性无从考究,但大众依旧调侃道“有钱人终成眷属”,同时还羡慕地感慨“小说照进现实了”。

两位主人公都来自福建晋江颇有名气的鞋服企业,分别是七匹狼创始人周少雄的儿子周力源和特步创始人丁水波的女儿丁佳敏。资料显示,周力源出生于1996年,目前担任七匹狼董事;丁佳敏出生于1997年,主要负责特步女生系列产品。

七匹狼创办于1990年,2004年在深圳中小板上市,是福建家喻户晓的男装茄克品牌,曾是国内男装行业霸主之一。财报数据显示,七匹狼去年归母净利润2.31亿元,同比增长10.65%。在2020年的胡润百富榜上,周少雄以23亿元身家入选。

特步创办于2001年,2008年6月3日在港交所上市,除了占八成营的大众运动业务外,近年来先后买下了索康尼、迈乐、盖世威、帕拉丁等品牌,布局专业运动和时尚运动赛道。财报数据显示,特步今年上半年营收达56.84亿元,经营利润达9.22亿元。在福布斯发布的2022年全球亿万富豪榜上,丁水波以14亿美元的财富排在第2076位。

两位“95后”虽然还年轻,但已在各自的家族企业中担任要职。

曾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学习艺术史的周力源是在2018年正式加入七匹狼,2019年任七匹狼的董事会董事,成为董事会中最年轻的成员。他主要担任七匹狼狼图腾主理人,还参与Karl Lagerfeld的运营管理。

据悉,国际轻奢品牌Karl Lagerfeld是著名服装设计师“老佛爷”Karl Lagerfeld的同名品牌,其大中华区业务于2017年被七匹狼以3.2亿元收入囊中。但Karl Lagerfeld品牌因连年亏损饱受质疑,而力源的加入似乎让这一品牌有了“生机”,在他接手后的第三年,Karl Lagerfeld终于扭亏为盈,2021年销售收入为2.79亿元,盈利1120.36万元

丁佳敏虽然还未进入家族企业管理层,但目前也是特步2021年新开拓的女子品类“半糖系列”主理人。半糖系列,对于丁佳敏而言是个考验,也是一次内部创业,她从设计、面料到宣传照拍摄、品牌传播的每个环节基本亲力亲为。

据悉,特步“半糖”系列结合运动与美学,探索运动时尚如何演变至适应各类场景,为时下年轻人树立标杆,让他们自由表达其独特个性。从产品品类来看,半糖系列T恤、卫衣、Legging、运动Bra、裙装等为核心主打产品。该系列在2021年线上线下推出了17款41个SKU,迪丽热巴为其主要代言人。

此次婚宴,也让几家福建豪门的姻亲关系浮上水面,七匹狼、特步、安踏、九牧、八马茶叶、高力等企业有着相互交织的关系,已然是“一家人”。

梳理可知,七匹狼大公子周士渊娶了八马大千金王佳琳,特步小公主丁佳敏嫁了七匹狼二公子周力源,特步大女儿丁利智嫁九牧卫浴公子林晓伟,八马大公子王焜恒娶了安踏千金丁斯晴,八马二千金王佳佳嫁了高力集团实控人高力。

正如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曾表示,“晋江商人亲如一家”,通过联姻,各大家族有了更加紧密的联系。而豪门联姻背后,福建民营企业子承父业的现状亦被推到了台前。

接班不一定要亲属

改革开放后,中国出现了大量民营企业,过去10年,中国民营企业数量翻了两番,从1085万户增长到4457万户

聚焦民营经济“三分天下有其二”的福建,民营企业贡献了全省70%的GDP和税收、80%的就业和研发投入、90%的企业数。2002年到2021年间,全省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数量从52.86万家增到662万家

其中,家族企业占据企业总量的一半,而这些家族企业涌现于上世纪90年代,随着一代企业家逐步退居幕后,“交棒”的急迫性显得尤为突出。

BCG在2021年《基业长青:探寻家族企业传承的成功之道》 中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百强家族企业创始人平均出生年份在1950年代末;超过1/4的创始人年龄在70岁或以上。“新财富500富人榜”的数据也显示,50岁以上民营企业家占比为67%,这就意味着近七成的中国家族企业面临着接班的问题

如何传承?

前不久的一次访谈中,周少雄主动谈及了接班的问题。他表示,接班人不一定要亲属,“很多人会觉得七匹狼是家族企业,其实是否一定要传承给自己的亲属做接班人,这可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我觉得企业要可持续性发展,不一定要是家族的。它可以是家族治理,也可以是股东拥有,但一定要吸引优秀的人才参与”。

“企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在一定阶段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但如何可持续性地让更多年轻人认同七匹狼、怎么保鲜、怎么把时尚的表达永远做好?除了品牌要与时俱进,要有新的主题、新的表现方式,有自己一以贯之的DNA,还要有许多新的年轻人加入,培养更多的人才。同时,要从过去的一个人驱动转变为组织驱动,让企业形成一种文化,让组织可迭代。”在周少雄看来,要关心可持续性发展。这种可持续性要求企业要有社会可持续竞争力,有良好的文化和组织。人才不断迭代,良好的组织机制才能有好的迭代。

因此,周少雄希望,让更多对时尚产业有兴趣的人才在七匹狼的平台上,发挥他们的才干,与七匹狼共同成就,打造多品牌的时尚集团。

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参加综艺节目《初入职场的我们》时也表示,接班人不以亲属为关系,也不以朋友为关系,只看能力。她认为,家族企业搞不好的原因,不是家族这个人不行,而是没有选对人。

华为创始人、总裁任正非更曾数次对外放话,家人子女不会接班,甚至之前已任首席财务官、被选为副董事长的女儿孟晚舟亦不在他考虑之列。由此可见他对于接班人的要求是相当的严苛。

而在迈瑞医疗,接班人制度有很多迈瑞特殊的文化。在该公司董事长李西廷看来,“创始人和高级管理人员,他们的亲属不能够在公司工作。因为我们想把迈瑞打造成一个国际化的公司、一个公众的公司,所以接班人一定是要从社会上选、从公司里选,而不是从亲属中间选。这样才能使公司走得更远更长一些。”

对于接班人制度,李西廷曾明确表示:第一,不用空降兵。第二,凡是高管的直系亲属、二代,我们不用。我们要用第三种人——自己培养的骨干。

可以看出,子承父业不是家族企业的唯一选择。一组数据表明:60.5%的家族企业暂无企业传承方面的安排和进度,保持顺其自然的态度。剩余部分的企业中有三种类型:其一,希望下一代传承接班,并会有计划地培养子女的相应能力,也尊重他们的意愿;其二,计划聘用职业经理人或专业团队,期望能者上岗;其三,已完成企业传承,并在继承人的带领下取得了优秀业绩。

在福建,也有越来越多的家族企业采用家族信托家族基金会等方式传承财富。

安踏体育的创始人家族便是是委托汇丰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成立家族信托,再通过家族信托成立Sackful Gold Limited、Spring Start Assets Limited、Talent Trend Investment Limited等投资管理公司,并100%控股注册于维京群岛的安踏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安踏投资资本有限公司、安踏控股国际有限公司,最后通过这些离岸公司控股安踏体育。

特步亦是如此。丁水波、丁美清、丁明忠三兄妹分别拥有自己的家族信托,再通过投资家族控股公司,来控制自己的家族企业。他们分别设立各自的家族信托,然后通过家族控股公司,将分散的控制权汇集起来,避免股权分散。

巴菲特曾这样形容家族企业传承之不易:“如同让2000年的奥运游泳冠军,去赢取2020年的奥运金牌”。所以,家族企业真正能够传到第二代的数量其实不多,到了第三代以后,还能够继续为股东创造价值的更是少之又少。

二代们如何抉择?

2021年发布的《中国家族企业传承研究报告》发现,从家族企业交接班意愿来看,已有64.3%的创始人年长子女就职于自己的家族企业,此外,40.9%的子女表示有明确的接班意愿。

但由二代传承家族企业,也面临着很多现实问题。比如缺乏实操经验,相比于职业经理人,二代们的位置得来的更加容易。比如复杂的经济环境带来的诸多变数,二代们是否有能力去应对转型升级、贸易冲突、国际局势动荡等难题。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这些有着优渥生活的“二代们”在传承家业的同时,必然会承受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因此有很多二代们不愿接班甚至不敢接班。那么,福建的家族企业“二代们”又都是如何选择的?

在福建地区,家族企业创始人儿女能接班的至少占到一半,远超其他地区。

匹克的接班人许志华是非常典型的子承父业。他从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匹克集团,正式进入“父子兵”时代。但他并非“空降兵”,而是从基层做起,一步步走到台前,并于2009年从父亲许景南手中接过匹克,这一年匹克成功在香港上市。作为匹克的第二代接班人,许志华曾将匹克的业绩做到全国第三。许志华曾坦言:“没有人做过的事情,很容易出成绩。但在家族企业里,第二代只有靠业绩来获得认可,获得地位。

同样是继承家业,万利达集团的吴凯庭则是因为父亲吴惠天骤然去世,不得不临危受命。但和众多老一辈闽商相同,吴惠天很早就为儿子的接班做准备,因此尽管仓促,但吴凯庭还是很好地撑起了万利达集团,并且对集团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布局。

与吴凯庭相似,达利集团的许阳阳加快步伐走到台前,也是因为家中突如其来的变故。资料显示,许阳阳还有一个兄长许亮亮,但在2012年出差途中因车祸不幸身亡。许阳阳不得不尽快扛起家族的责任,好在从基层一线做起的她能更快上手公司业务,2012年被父亲任命为达利集团董事。许阳阳为了打破外界的质疑,更是带领集团不断创新,并且在2015年始负责利达上市项目,最终成功在香港上市,她当时也凭借191.59亿元的身家成为福建女首富。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许阳阳用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福耀集团的曹晖现在虽然回来继承家业,但是在最开始,他其实并不想接任父亲的公司,想要自己创业,于是创办了福建三峰。但曹德旺始终坚持,不管曹晖愿不愿意,福耀玻璃都一定是他接班。于是在2018年曹晖创立的三峰集团被福耀玻璃正式收购,他也回到了福耀集团。如今,作为福耀集团副董事长,曹晖带领福耀集团平均业绩年增长超过20%,巩固了福耀玻璃的市场地位。

无独有偶,恒安集团许连捷的儿子许清流曾在恒安国际纸业公司实习过一段时间,却很快便离开了,并转到许连捷创建于1999年的家族企业——连捷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主要负责资本投资。但在2020年12月底,许清流加入恒安国际并获委任为执行董事,此举标志着许连捷家族在代际交替上迈出了关键性一步。

当然,也有很多闽商二代并未局限于父辈所创造的领域,而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打拼。

银鹭集团陈清渊之子陈朝宗就没有进入家族集团,反而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投资领域,父亲也给予了尊重。除了自创基金投资项目,陈朝宗也做起了LP(有限合伙人)。天眼查APP显示,陈朝宗名下关联公司超30家,是坚果资本、七匹狼创投、启诚资本等多家基金的高管和股东,其一家关联公司还是知名本土创投机构达晨财智的LP之一。

说到启诚资本,不得不多提一句,这是由七匹狼副总裁周士渊发起成立的。虽然周士渊现已走上家族接班人之路,但他之前也是选择创投做为自己的事业,在2016年,周士渊在厦门联合成立了一家创投基金——启诚资本,集合了一众闽商二代,除了上述的陈朝宗,还有厦门凯裕集团“少东家”张勇、厦信资本副总裁王前伟、泉州实业家之子许四孟等。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不管二代们有怎样的抉择,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定义“企二代”。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